首頁次元威武不能娶章節

第九百一十九章 牢房

推薦閱讀:遮天大主宰圣墟斗天武神武動乾坤超級女婿極靈混沌決武破九荒凌天戰尊全職法師

夜色深深。

中秋已過,漸漸消瘦下去的月盤也不如先前明亮,映在陰森森的牢房里,愈發白得滲人。

雖是四面高墻,但這牢房建了好些年了,角落處總有些透風,很細弱,細到讓人尋不到那縫隙在哪里,就是一陣陣的往骨子里鉆。

大半夜的,有人重重咳嗽了兩聲,喘氣如老牛,聽得人心發慌。

角落一間牢房里,有一男子輕手輕腳地收攏了些潮濕的稻草,往一重傷之人的身下墊了墊。

他叫褚韞,名字取的似個讀書人,實則大字不識幾個,只知道沖鋒陷陣、殺敵搏命。

進攻霞關那日,他主動請纓,加入了先鋒軍,他原是不會被俘的,可他親眼看到程晉之受傷墜馬、落入敵軍手中,褚韞來不及細想,腦袋一熱也摔了下來,被一塊捆著送到了這破地方。

不算寬敞的牢房里塞了不少人,有和他們一樣被俘虜的,有早前犯了事兒被關押在這兒的,也有一些當地的官吏。

都是牢中人了,最初時也交流過幾句,褚韞打聽了些,曉得他們是不愿意隨著喬靖等人造反而被關進來的。

蜀地占據西南一角,世家、異族、官宦、老百姓,各色人都有,當然也各有各的想法,喬靖能一手遮天,但也無法籠絡了所有人心。

不支持他的,要么丟命,要么下獄。

程晉之半醒著,他的傷勢太重了,一日里的大半時候都在昏迷,褚韞只在他半醒時喂他喝兩口水。

說是水,其實還真不干凈。

可這里就是這么個地方,餿飯餿水都不夠填肚子,誰都想活命,哪里還會顧忌那些。

以程晉之的傷情,要不是褚韞顧著,護住了“屬于”他的那份“伙食”,這么些日子過去了,他早就沒氣了。

見褚韞照顧程晉之,同牢房的一老者嘆了口氣,他倒是見怪不怪了,只是眼中露了幾分同情。

“他的傷勢怕是挺不住,這么下去,你們誰都……”

褚韞擠出笑容,這位是本縣的劉師爺,知縣大人不肯造反,叫喬靖砍頭示眾,劉師爺沒撈上被“殺一儆百”的活計,扔進了牢里,以他年過半甲的身體,也就是熬一天是一天了。

褚韞道:“我知道大人好意,可我們鎮子就出來了我們兩兄弟,說好了要一起回去的,哪里能不管他……”

在牢里,褚韞一直說程晉之是同鄉兄弟,不敢透一點口風。

與他們一道被俘、認得程晉之的,還有兩個人,亦是一個字都沒有吐露過。

當日敢做先鋒軍的,哪有一個是怕死的?

程晉之如此身份都與他們一道沖鋒陷陣,哪個說穿了他的身份,哪個比戰場上的逃兵還不如。

可再是咬死秘密,他們心里也沒有底,程晉之那么重的傷,又是這么一個環境,到底能不能活下來……

牢房外,傳來幾句不清不楚的人聲,過了會兒,一人從外頭進來,對方顯然很不適應這里的狀況,腳步驚慌,踉蹌著進到了這最里頭。

來人裹了厚厚的、打滿補丁的素色披風,臉被遮了大半,直到蹲在牢前開了口,褚韞才發現這是個四十左右的婦人。

“爹爹……”婦人噙著淚看劉師爺。

劉師爺愣住了,顫聲道:“你怎么來了這里?胡鬧!”

婦人從披風里取出幾只還溫熱的饅頭,道:“您收好,我沒別的本事,救不了您出去,就這兩口飯,您不要省了,我想法子繼續給您送。”

劉師爺剛下獄那會兒,新來的知縣管得嚴,底下有些順從了喬靖一派的小吏根本不敢收劉家銀子。

這些時日打下來,蜀地吃了些虧,新來的上峰又不好相與,底下有幾個漸漸想起從前知縣和師爺的好來了。

撇開大是大非不說,人心總還有幾兩肉,見劉師爺一把年紀還如此受罪,也就收了銀錢,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在當值的時候讓劉家人過來探了。

父女兩個說得淚流滿面,劉師爺再沒有推拒吃食,先收了下來,交代女兒行事小心。

外頭只給了一刻鐘的工夫,劉婦人不敢耽擱,只說下次再來。

劉師爺攔了她,壓著聲音交代道:“下次過來時,捎些金瘡藥。”

劉婦人一愣,瞧見牢里有一個傷重的躺著,她沒有多問,點頭應了。

褚韞聽得清楚,神色復雜地看了劉師爺一眼。

劉師爺把一個饅頭塞到褚韞手里,朝程晉之的方向抬了抬下顎:“給他含著,總比那餿飯強。”

褚韞紅了眼,撕了一小塊,塞到程晉之嘴里。

同時,褚韞亦是松了一口氣,之前他騙人騙得心安理得,可劉師爺如此相待,再騙,心里過不去。

可不騙,也斷斷不行,劉師爺什么都不問,反倒是省了他糾結。

劉師爺又縮回了角落,慢慢吃了小半個饅頭。

他并不清楚重傷之人的真實身份,但從一開始也就沒信過褚韞的說辭。

他這輩子見過很多人,當然能看出這兩個人不是一個地方出身的,哪怕重傷的那個一動不動,但那股子矜貴氣就不是尋常的兵士會有的。

中秋那夜,喬靖突然來了,還帶了一書生來認人。

劉師爺當時在裝睡,但角度正好,他剛巧就看到了書生轉身時的眼神,就算對方掩飾得很好,不過劉師爺看清楚了,書生那一瞬的視線落在了重傷人的身上。

書生認得人,卻瞞了喬靖,這讓劉師爺越發相信,這只剩半口氣的人是有身份的。

若不然,喬靖尋他做什么?

劉師爺心里有數,卻有心無力,他自己都在牢里,幫不上什么,但今兒女兒來探,他既然能出力,就想出把力。

倒不是為了施恩,只是覺得,這么重要的一吞噬小說網 tsxsw.com個人,斷斷不能死了,當日英勇就義沒輪到他,今兒多少替朝廷出了力,也算不落后于他九泉之下的老搭檔。

而他自己,也要想法子多活一兩月,好叫女兒多來探兩回,多捎些饅頭傷藥進來。

至于重傷的年輕人,就只能看他自己了。

相鄰小說:豪門締造者獨家妻約大唐官軍門第一閃婚筆仙在上腹黑老公圈寵:逃妻抱回家殿下誘妃:絕寵草包三小姐直死天道超凡至尊巫起西游
安徽彩票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