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穿越嫡鎖君心章節

第1090章 一一緝拿

推薦閱讀:神藏圣墟斗天武神極靈混沌決遮天武動乾坤全職法師凌天戰尊鄉村小神醫武破九荒

也不知道這賬本是誰送到楚皇帝手上的,看來楚言得罪的人不少,都想著讓楚言損失個右肩呢。

那么一疊厚厚的賬本,就算嚴立想狡辯也無法。

楚皇帝既選擇當著眾人的面念出來那等于是想拋棄嚴立。

左丞相這位置還沒坐熱乎就出了這么個事兒。

陳業也是因為賬本被抄家,只剩個陳儀因嫁給楚緒而逃過一劫。

“這里面記著左丞相你這幾年做的各種事呢,你有什么話想說!”

楚皇帝勃然大怒,將賬本甩在嚴立身上。

夏若晟慌張看著嚴立,他才剛跟楚言、嚴立他們綁在同一條船上就出這事,自是心慌。

生怕會牽連到他。

朝廷內有多少人是干凈的呢,他不干凈,別人的手也沒有干凈的,但他們知道見好就收可楚皇帝方才念出的幾筆賬都比他們撈的油水還多。

嚴立膽子還真大,給各個地方撥款賑災的銀子都敢直接貪一半,剩下一些讓后面的人瓜分,膽子真不是一般大。

就算是他也不敢這么做。

這一筆筆的加起來快趕上國庫的三分之一了。

底下的大臣唏噓,那些被點名的汗流浹背沒想會被牽連,那些沒參與的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嚴立這幾年小心翼翼沒做什么大事情也沒得罪什么人,沒想就屬他貪的最多。

楚言的臉黑如碳墨級:“皇上,此事肯定有什么誤會,一定是有人眼紅左丞相故意陷害他。”

“誤會?賬本那是從以前開始記的,若真是誣陷難不成是特意從以前開始就密謀的?皇上,賬本是真是假,只要讓人一查就知,從以前的賬開始查起,國庫撥下去的款都有記錄,各個地方的官員那邊也有賬本,是真是假,一翻一查,全知。”

楚緒拱手站出來,雖坐在輪椅上但那些人的視線都落在他身上。

原本最不起眼的皇子此刻讓所有人都注視著他。

楚緒莞爾,楚言知他真面目他也沒必要裝。

之前楚言處理掉他的人,這時候若不加把火怎對得起楚言呢?

“六弟!”

楚言咬牙切齒,楚緒輕笑一臉不解:“哎呀,我只是實話實說,而且這番話可是右丞相之前說的。”

“這種從幾年前開始記的賬本,要么是謀劃籌備好幾年要么就是真有此事,沒有人會就時刻盯著個人一筆一筆偽造,好像是這么個意思。”

楚緒瞇眼輕笑,看著夏若晟。

夏若晟心里咯噔,這不是他之前對陳業說的嗎。

雖有差異但話就是這么個意思。

陳業是楚緒的岳父,陳家出事,難怪楚緒會咬著他不放。

“臣是這么說過但不也有另外一種可能,說不定就是有人從好幾年前開始謀劃籌備的呢?六皇子,我們不能冤枉好人了。”

“右丞相說的對,皇上,臣建議徹查此事,一定要還左丞相一個清白。”

楚緒拱手,夏若晟才知自己中計了。

真要翻舊賬的話,那朝廷內跟其他地方官一定會被牽連,到時朝廷一定會大換血級,最重要的是有可能波及到楚言。

“右丞相臉色怎這般難看,難道在擔心什么?”

楚緒調侃,夏若晟甩袖,昂首挺胸:“臣行得端坐得正有什么好怕的。”

“那不就是了,若沒做過,何須怕,左丞相你說是嗎?”

楚緒反問,嚴立點頭:“六皇子說的是。”

“慢著,除了賬本朕今早在御書房內還發現了個東西。”

出還差打斷堂下的人,眾人都看著楚皇帝,嚴立心里不安。

楚皇帝將攤開手心,半枚玉佩在楚皇帝手上。

嚴立見到玉佩時震驚萬分。

“左丞相可還認識這玉佩?”

楚皇帝冷聲詢問,嚴立砰地聲跪在地上,額頭緊貼地面。

“皇上,臣,臣不認得這玉佩。”

嚴立慌張道,眼神閃躲一點都不想承認。

楚皇帝激動得從椅上站起,將手上的玉佩丟到嚴立身上。

蕭永德見玉佩時震驚不已,才想起昨兒那個混小子對他說的,他說明日早朝上有一出大戲讓他好好欣賞…

說的原來是這個。

蕭永德猛恍然大悟,眼眶發紅,回憶一幕幕從腦海里閃過。

楚鈺打了個呵欠,等著看后續。

賬本一事還不足以讓楚皇帝當面對付嚴立,畢竟嚴立是他一手提拔又是他親自封為左丞相的,但玉佩一出就不同了。

嚴立今日,必死。

楚鈺心里肯定,因為楚皇帝最害怕的就是某位皇子的勢力太大,一手遮天。

楚勻沒了,那只有楚言勢力最大,嚴立是楚言的岳父自站楚言這邊。

夏若晟明顯是在幫嚴立,那證明兩人合謀,等同于朝廷內左右丞相都在幫楚言。

那些經歷過這件事的人自知玉佩代表什么,而那些剛入朝沒多久的人一臉迷茫,這不就是個普通的玉佩嗎。

“要朕提醒你嗎?這是當年淮化之戰時那名細作留下的玉佩,只有半邊,這就是另一半,兩半合在一起上面刻著吏部的標志,上面的名相信左丞相不會忘記了吧?”

楚皇帝激動道,蕭永德死死盯著嚴立。

“還有那些個兵器,你看看著個又是什么,這是當年你讓嚴朱六買的大批兵器,偷龍轉鳳,貍貓換太子。”

楚皇帝又拿出一封信展開讓嚴立好好看著。

嚴立臉色難看,心里咒罵。

該死。

這十幾年前的信嚴朱六那廢物竟還留著。

這種東西留著不就是給自己找了個威脅,嚴朱六這豬腦子。

然嚴立不知,嚴朱六留著是想著以后能靠這封信救自己一命,沒想老底都讓別人給搜了。

“皇上,不是臣,不是臣,是嚴朱六偷了臣的玉佩,他…”

嚴立解釋,還想試圖掙扎一下但楚皇帝的態度表明一切。

這么多證據都在這嚴立還如何辯解。

這些證據隨便拿出一個都能將嚴立釘得死死地。

“嚴朱六好大的官威也好大的膽子,竟能越過嚴大人拿到玉佩,唆使那些人給秦國開門又能安全將那些劣質的兵器全送入軍營中,李代桃僵,無人知道。”

蕭永德站出來激動道,手緊握。

那一場戰役是他帶的,當時上了戰場到開火那一刻才

發現兵器都被掉包,那些廢銅爛鐵不僅不鋒利,一拿起來刀柄脫落,軍營內有細作將他們行蹤暴露給秦國,那一仗只有他活著,那些人為了護著他,身體疊在他身上做掩護,他才僥幸逃過一劫。

那些士兵本不應該犧牲。

正因這件事楚國大敗,好幾年都沒從這戰役里緩過來,損失的人跟兵太多太多了。

他將此事上報,沒想遇見姻妃與人私通的事,最后只將嚴朱六驅逐出京。

嚴朱六見錢眼開偷換兵器賣錢,那么在細作身上發現的一半玉佩又是怎么回事?

那半塊玉佩如今還在他手上,但一直不知道另一半到底刻著什么字,派人徹查,但那些人的玉佩都在。

六部的人都會配發一個玉佩,玉佩的標志能證明他們的身份跟哪個部的,那時見玉佩時就徹查過一次但那些人玉佩都在,也曾引蛇出洞過將那個人當叛臣處理,沒想…

嚴立才是幕后黑手。

嚴朱六是貪但沒上面的人幫他掩護怎可能這么大膽。

“皇上,皇上,臣冤枉啊。”

嚴立慌了。

心里后悔不已,后悔留著嚴朱六,后悔沒將他殺了。

為了銀子替換兵器令得楚國大敗被秦國壓在頭頂上好幾年,這的楚皇帝來說是個噩耗,也是他不想回憶起的事。

楚國大敗后被秦國欺壓,蕭永德暗中練兵加上手上的二十萬精兵跟秦國磨到底,后面才吞并秦國令得楚國成為大國。

若不是兵器被換一事,楚國哪需要受這么多罪。

那段時間對他來說,只有噩耗。

被秦國欺壓被嘲笑,那時他第一次體會到弱小是怎樣一種滋味。

沒想不是別人而是嚴立在背后操控,十幾年前的嚴立還是個小官還不tsxsw.com是吏部尚書,十幾年前的他一點都不起眼。

任誰也沒想是嚴立做是這樣的事。

“冤枉,事到如今你還說冤枉,這枚玉佩我至今還戴在身上,這玉佩承載著二十多萬士兵的命,你知道嗎你知道嗎!”

蕭永德沒忍住,上前一步抓起嚴立的衣領緊緊拽著他。

顫抖的手從懷中掏出一枚玉佩,與嚴立手上那塊合在一起。

嚴立那一塊上面寫著個吏還有個嚴字。

兩塊玉佩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玉佩,證據確鑿。

“這一定是有人想陷害我故意做了假的玉佩!我的玉佩在這,在這!”

嚴立慌了,抽出系在腰間的玉佩給眾人看。

“本王記得六部的玉佩是用特殊材料做的,這種特殊材料很少,為的就是防有人假冒六部的人。”

“什么?”

嚴立呆愕看著楚鈺,臉上扭曲,直接否認楚鈺說的。

“不可能,若真是那樣為何我不知道!那會王爺才幾歲怎知這個。”

不可能的,他在吏部這么多年都不知道這事兒楚鈺怎會知道!

“不巧,王爺說的是真的。”

蕭永德給了嚴立重重一擊,楚皇帝沉默,默認蕭永德說的。

這事兒確實是真的,為的就是有人假冒六部的人,六部掌管宮內各個地方重要的事,自是要小心點。

“元公公,勞煩你將火爐抬出來。”

相鄰小說:英雄聯盟之傲世為尊本就無敵宋時風韻都市最強首富系統通天鑄圣混在都市當死神巫者永恒楚漢英雄記偷生萌娃,陸少上車太心急校草霸道吻,寶貝你好
安徽彩票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