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幻流浪在影視世界章節

金宵大廈 第一章 活著的大廈

推薦閱讀:神藏圣墟遮天武破九荒凌天戰尊武動乾坤我真不想花錢啊超級女婿大主宰極靈混沌決

雨淅淅瀝瀝地下著,一棟老舊的大廈矗立在夜色之下。

“喵嗚。”

一只黑貓伏在一角,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突兀地叫了一聲。

一個年輕的保安拿著手電筒正在巡樓,樓道內一個女人的遺像擺放在門口,香還沒有燒盡。

保安將一把橫陳在樓道之中的紅色雨傘撿了起來,放進一旁的桶中。

保安將一扇天窗關上,結果低頭一看,那把紅色的雨傘又出現在了自來水管道上掛著。

保安回頭看向之前放雨傘的地方,只見桶已經空了。

看到這,保tsxsw.com安連忙撒腿就跑,結果一不小心踩到地上的一個棍子滑倒了,一個皮球從不知從什么地方落了下來,一聲聲拍打在地上格外慎人。

好不容易進了電梯,結果電梯門一直關不上。

保安看著電梯外明暗不定的光芒,心中慌得要死,還好嘗試了兩下之后,電梯門終于正常地關了起來。

在電梯中,忽然一滴水滴落到保安的臉上,保安抬頭一看,那把紅色的雨傘正撐開在自己的頭上。

其實這只是恐怖游戲奇幻大廈的一幕場景罷了。

奇幻大廈以金宵大廈為藍圖,是現在市場上很火爆的一款恐怖游戲。

關于金宵大廈,有很多恐怖的傳聞。

有傳說這里以前是一個亂葬崗,一到晚上就有些無頭日軍,握著東洋刀不停地砍人。

還有的講四個舞女下班之后一起打麻將,怎料逐一打出了西,到最后四人歸西,一到晚上就出來問,有沒有人見到我的“西”。

還有的說這大廈的電梯直通陰間,在7月14這一天,做上電梯的人全部都有去無回,銷聲匿跡。

袁家冠,綽號膠罐,是金宵大廈下面小吃街上開手機維修鋪的,這一天忙到了很晚才收鋪回家。

樓道內的燈光閃爍了兩下,不過他并沒有太過驚訝,這棟大廈已經有好幾十年的歷史了,線路老化,像這樣的情況是常有的事情。

一只黑貓從樓道里面躥過,兩只眼睛閃爍著綠光,像是黑暗中的幽靈一般。

忽然,一陣風吹過,冰寒刺骨,膠罐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一道狹長的亮光出現在過道之中,膠罐一下子停下腳步,心中大悸,早就聽說這個大廈有古怪了,不會真的這么巧吧,正好讓自己遇上。

金宵大廈像是感受到了這個異常一般,整棟的燈光都在古怪的閃爍不停,貫穿大廈的水管中也傳來奇怪的聲響。

膠罐連忙躲到了過道的拐角,偷偷摸摸地注視著。

這道亮光越來越閃亮,最后竟然撐開了一道口子。

時空之門!身為一個技術宅,膠罐立刻靈光一閃。

下一秒,一只腳從空間裂縫之中踏了出來。

終結者!

還好,不是,是一個東方人。

葉易站在過道之中,身后的時空裂縫開始閉合。

金宵大廈的一切異常現象也瞬間消失不見。

膠罐打量著面前這個男人,挺年輕的,應該和自己是差不多,不過身上穿的衣服似乎有些復古,有點像是那種九十年代的電視劇里面的打扮。

難不成是穿越時空!

現代人飽受著各種網絡文化的洗禮,聯想不知道有多么的豐富,接受的能力也是無比的強大。

不會是死了吧!膠罐看這個男人出現之后,就一直站在原地不動,心中有些懷疑。

不過膠罐沒有貿然行動,而是繼續觀察著。

過了好一會兒,看眼前這人還沒有動靜,這才躡手躡腳地上前。

小心翼翼地圍著葉易走了一圈,膠罐試探性地在葉易的身上戳了一下。

葉易倏地一下睜開雙眼,一道金光閃耀。

“砰砰砰。”

周圍商鋪的玻璃在一瞬間全部炸裂開來。

“饒命啊,饒命啊!”膠罐嚇得一把蹲在了地上,抱著腦袋求饒。

“這是哪里?現在是什么時間?”葉易看著眼前畏首畏尾的小伙子問。

膠罐抬起頭,很是忌憚地看著葉易:“這是中國香港,現在是公元2018年,唐宋元明清早就亡了。”

這人說話也是有意思!葉易看著他心中腹誹著。

“你想要富可敵國嗎?你想要權傾天下嗎?你想要醉枕美人膝,醒掌殺人權嗎?”葉易戲謔地問道。

膠罐不知道葉易用意為何,不敢作聲。

“告訴我你真實的想法吧!要殺你早就動手了,何必這么畏懼。”葉易繼續道,像是一個魔鬼一樣誘惑著。

“想。”膠罐愣了一下,最終重重地點了點頭。

難不成我膠罐碌碌無為二十多年,一直堵在路上的金手指終于是送到了嗎?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指日可待。

“想法挺好的,回去做做夢就實現了,夢里面什么都有。”葉易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地說。

“啊!”膠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逗你玩的,放心好了,你幫了我的話,自然會有你的好處。”葉易看了看周圍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又指著監控攝像頭,“不過眼下你還是想想給怎么解釋這一切吧!”

“這是你干的,又不是我做的。”膠罐下意識地抬眼看了一下監控攝像頭。

“哈哈,監控是拍不到我的,反倒是你現在自言自語的,小心明天會被別人當成是精神病,送去青山精神病院。”葉易笑道,隨后背著雙手走向外面。

“放心好了,金宵大廈一項怪事很多,這都是小情況。”膠罐忙跟上葉易的腳步。

毫無疑問,眼前這絕對是一位高人,自己可一定要巴結好,能不能飛上枝頭變鳳凰就看這一次了。

“手機給我用一下。”站在霓虹閃爍的街道上,葉易伸出手對膠罐道。

膠罐忙掏出自己的手機,解鎖遞給葉易:“這是智能手機,你會用嗎?”

下一秒,葉易用行動告訴了他這個答案。

“哪個沙比半夜打電話?”電話那頭,帶著些慍怒的清脆女聲響了起來。

葉易臉色瞬間黑了下來:“翡翠,你是不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啊!葉易!”聽到熟悉的聲音,翡翠激動地一下子從床上蹦了起來。

“想我了不?”光聽聲音都可以想象到那頭翡翠的激動,葉易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揚著。

“想你死了沒?”翡翠的話鋒瞬間一邊,怨氣沖沖地道,“你和冬青他們去冒險,竟然把我一個人丟下,害我擔心你這么多天。”

“恕我直言,你是累贅。”葉易有恃無恐地道。

“嘟嘟嘟……”

葉易看了看手機,有些尷尬。

“女孩子家家,都這樣。”

膠罐訕訕一笑,哪里敢多說什么。

沒幾秒鐘,翡翠的電話便又打了過來。

“你現在在哪里?”

“人在美國,剛下飛機。”

“是不是找揍?”

“在香港,金宵大廈。”

……

葉易將手機遞還給膠罐:“去你家吧,休息休息。”

“好,不過我家有點小,希望你不要介意。”膠罐有些慚愧地道。

膠罐并沒有謙虛,他的房子是一居室,客廳,臥室都是連在一起的,衛生間隔了出來,大概有個二三十平的樣子吧,還不是他自己的房子,是租的。

香港的房價也是很貴的。

葉易倒沒有什么多講究,有個能下腳的地方就好了。

膠罐的心中其實對于葉易很是好奇,但他內心之中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多問,知道的越多反而越不好。

第二天早上,葉易換了一身衣服,和膠罐來到了金宵大廈。

果不其然,大廈下面的商業街圍了一圈的人,還有警方在處理。

看到這,膠罐心中一陣緊張,雖說這件事情不是自己做的,但畢竟當時現場只拍下自己一個人,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放心好了,早就幫你解決好一切了。”葉易看到膠罐的腿都有些發抖,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撫著他。

“真的。”膠罐驚喜地道。

“你昨晚幫了我,我又怎么會給你找麻煩呢。”葉易肯定著。

警方忙活了好一會兒才離開。

膠罐帶著葉易來到了他的店中,葉易坐在凳子上面,沒有針對性地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群。

既然自己出現在了這個地方,那么這里一定有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在等著自己。

一個穿著制服的女子拖著行李箱從膠罐的門口走過,看得膠罐的眼睛都有些發直。

“她是誰?”葉易掃了一眼這道曼妙的身影。

葉易自然是對她沒什么興趣,有家里面那一顆大寶石已經有的煩了。

“金宵大廈的租客,是個空姐,叫alex。”膠罐道。

“這你都知道,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很久了?”葉易看了一眼膠罐問。

“美女嘛,誰都喜歡多看一眼。”膠罐的語氣很是輕松,看樣子對人家好像真的沒有什么多余的想法,“葉先生,中午快到了,帶你去對面吃個好東西。”

膠罐帶著葉易走到了商業街的一家小店。

“嘿,阿蕭。”在門口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大廈的一個保安,“今天第一天上班哈,帶你吃點好東西。”

“好呀!”阿蕭爽快地應著。

“這是葉先生,這是我的朋友阿蕭,他也是剛來金宵大廈做保安。”膠罐介紹著。

葉易和阿蕭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無巧不成書,自己來到這金宵大廈,這保安也來了金宵大廈,看來這一定是一個有故事的保安了。

“我聽說這大廈發生過很多古怪的事情,你來這里做保安,心里面不害怕。”一邊走進店中坐下,葉易一邊搭著話。

“嘿,行的端做得正,自然是不怕這些的。”阿蕭很是正能量地道。

“來,生炸雞腿。”一坐下來,店老板就端了兩份雞腿上來。

“我們好像剛坐下來,還沒有點菜啊!”阿蕭有些疑惑。

葉易瞥了這個店老板兩眼,胳膊上有著紋身,身上還帶著殺氣,看來是真正經歷過江湖風雨的人物。

“這只是我請你們吃的。”佳爺很是大氣地道。

“我給大家介紹,這位是佳爺,想當年他是尖東之豹,黑白兩道都要給他面子,不過他已經退隱江湖了,如今在這兒掌勺,是我們金宵大廈的保長。”膠罐介紹道。

“失敬失敬,我是阿蕭,今天新來的,請多多指教。”這個阿蕭倒蠻會說話的。

“葉易。”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道怒氣沖沖的聲音,隨后一雙還沒有拆封的拖鞋向葉易的臉上飛了過來。

葉易沒有多做阻攔,任由這拖鞋和自己的臉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葉易都不用抬眼看,就知道兇手是誰,敢如此高呼葉易的名字,還敢向葉易丟拖鞋的,全天下除了翡翠還會有誰。

“哇,有暗器啊!”膠罐低頭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拖鞋道。

阿蕭看了看門口那個叉著腰,撅著嘴的女孩子,又看了看葉易,擺明是男女情感問題。

佳爺無奈地搖了搖頭,回到了后廚之中。

“剛炸好的雞腿吃不吃?”葉易拿筷子戳了戳金黃酥脆的雞腿,笑意盈盈地問。

翡翠踏著重重的步子,帶著殺氣走了進來,仿佛每一腳下去都踩死一個葉易。

“我這么大老遠的過來,你還好意思在這里吃東西,你都不去接我。”翡翠皺了皺眉頭,滿是委屈地質問著葉易。

葉易起身,輕輕按著翡翠的肩膀讓她先坐下來。

“你又不是一個人來的,有日月陪你,難道我還擔心有哪個不開眼的會把你給拐走嘛!”葉易無比柔情地望著翡翠道。

翡翠對上葉易的眼睛,好像整個人都融化在其間,一下子抱住了葉易的腰,委屈巴巴地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沒事了,我這不是又好好地站在你的面前了嘛。”葉易輕撫著翡翠的頭發,安慰道。

阿蕭和膠罐不明所以地看著這一切,可能這就是愛吧。

好一會兒,翡翠的情緒才稍稍平穩了下來。

“好了,再哭就真的變成小花貓了。”葉易伸手拭去翡翠臉上的淚痕。

“還不都是怪你。”翡翠在葉易的身上拍打了一下。

……

“哇,這片肉真好吃啊!頂級的肥牛。”一如既往,翡翠對于吃還是那么的有研究,生菜包了一片蘸著醬料的肥牛,塞進嘴中,臉上滿滿的都是一種幸福感。

葉易靜靜地看著翡翠,真是和琥珀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葉易,我是不是太不淑女了。”狼吞虎咽一片肉之后,翡翠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沒有,你這叫自然。”葉易自然不會往翡翠的槍口上面撞。

“哼,算你會說話。”翡翠還是比較滿意葉易的這個回答的,“那我們什么時候回去呢?”

“回去還不急,既然好不容易來了一趟,不如就多玩幾天,正好這個金宵大廈我覺得有些古怪,可以好好地觀察觀察。”葉易拿起筷子,又放了下來。

這個金宵大廈好像是活的一般。

晚上,當葉易和翡翠再次看著眼前的這棟陳舊大廈,心中的古怪感更甚。

“我也感覺到了,這座大廈好像是活了過來。”翡翠看著眼前有些年代感的建筑,心中有些發憷。

妖魔鬼怪她也算是見得不少了,活著的大廈!怎么想怎么覺得滲人。

這房子會吃人嘛?翡翠想著。

房子其實已經吃了很多人了,千千萬萬。

大廈里面的居民其實也都感覺到了不對勁,一個個躲在家里面。

“yuki姐說你抱走了靚寶,我才會去管理處找你,現在才會被困在電梯里面。”alex穿著一襲粉色的睡衣,剛洗完不久的頭發還有些濕漉漉的,隔著電梯門和阿蕭抱怨著。

“原來那只黑貓是你養的啊!”

“也不能說是我的,應該說是這里的大廈貓,它很厲害的,它會自己進出,神出鬼沒的,有時候還會搭乘電梯去不同的樓層,就像是在巡樓一樣。”alex想起靚寶,嘴角不自覺地上揚,又是一個合格的貓奴。

房子不僅困著人,現在連貓都給困住了,真是沒有房子辦不到的事情。

“哎,這里是靚寶的地盤,它不見了,你干嘛這么擔心。”阿蕭不以為然地道。

貓是一種很高冷的動物,它高興地時候,就會配合著你,黏一黏你,給人一點滿足。

看我家的貓多黏我,多乖。

要是它不高興的時候,你卻連一根毛都找不到它,除非你拿出小魚干來誘惑它。

“還不是因為你,到處放老鼠藥。”alex沒好氣地道。

“放心好了,那些老鼠藥是用來毒貓的,三分鐘之前它還在我的手上。”阿蕭道。

“三分鐘前?現在它在哪里?靚寶很有靈性的,我每次不開心的時候它都會陪著我。”

說著說著,電梯外面就沒了聲音。

“喂,你不要拋下我一個人啊!”

alex拍打著電梯門,可是卻沒有人應。

相鄰小說:茵魂不散超常玩家異常游戲體驗師我的細胞游戲催更大魔王美食大暴走我是作弊玩家靈器復蘇全境污染我在神話世界跑龍套
安徽彩票快3和值走势图